怪物-ZcZ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足球同人问卷调查
请填入你所认识的15位球员:
1. 梅西
2. 哈维
3. 托雷斯
4. 阿圭罗
5. 迪马利亚
6.阿尔巴
7. 皮克
8. 伊涅斯塔
9. 拉维奇
10. 罗梅罗
11. 佩德罗
12. 苏亚雷斯
13. 罗贝托
14. 恩里克
15. 瓜迪奥拉



1. 你有看过6/11的同人吗?你会想看吗?
你有看过阿尔巴/佩德罗的同人吗?你会想看吗?

没有!想看!
2. 你认为4性感吗?有多性感?
你认为阿圭罗性感吗?有多性感?
他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傻气!
3. 如果12让8怀孕了,他们会如何反应?
如果苏亚雷斯让伊涅斯塔怀孕了,他们会如何反应?
在我知道他们的反应之前…我选择死亡。
4. 你可以回忆起任何关于9的同人吗?
你可以回忆起任何关于拉维奇的同人吗?
这个真没看过…顶多玫瑰里有他客串。
5. 2是否跟13很配?
哈维是否跟罗贝托很配?
啊??忘年交?!
6. 3/10、或者3/7,你觉得如何?
托雷斯/罗梅罗或者托雷斯/皮克,你觉得如何?
托雷斯/罗梅罗……他们练点球玩嘛?
托雷斯/皮克……托雷斯是色诱皮克以此知晓一些梅西的事情?皮克是为了cese?
7. 如果1看到14跟5在H,你认为1会如何反应?
如果梅西看到恩里克和迪马利亚在H,你认为伊尼戈会如何反应?
“恩叔你要买天使了吗!!!”
8.8什么地方迷人?
伊涅斯塔什么地方迷人?
性格!柔中带刚!
9. 5/8有没有可能会是很可爱的配对呢?
迪马利亚/伊涅斯塔有没有可能会是很可爱的配对呢?
“喂,国家队多给梅西传球。”
“喂,俱乐部多给梅西传球。”
“你好好吃饼!”
10. 10对你来说,是攻还是受?
罗梅罗对你来说,是攻还是受?绝壁的攻啊!
罗妹你要不要来试试攻我【色情的凝视
11. 如果想让7跟别人H,你认为什麽样的情节适合?
如果想让皮克跟别人H,你认为什么样的情节合适?
之前看过皮熊和球哥的更衣室H 还行吧…
12. 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看过14的同人吗?
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看过佩德罗的同人吗?我自己就看过…佩德罗x布斯克茨
13. 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看过3的正常向文吗?
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看过托雷斯的正常向文吗?
我猜有…
14. 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写或者画15吗?
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写或者画瓜迪奥拉吗?
这个肯定有啊……瓜西 瓜掐都有
15.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写12/15/9配对的同人吗?
你朋友的名单裡有人写苏亚雷斯/瓜迪奥拉/拉维奇配对的同人吗?
怎么可能!
16.遇到什麽事,才会让4发疯般的大叫?
遇到什麽事,才会让阿圭罗发疯般的大叫?
和梅西有关的所有事!
17. 如果要你写一首歌的名字来代表6,你会选哪个?
如果要你写一首歌的名字来代表阿尔巴,你会选哪个?
小顽童叭
18. 如果你要写一个12/8/7配对的文,你将怎样写开头的文章尺度?
如果你要写一个苏亚雷斯/伊涅斯塔/皮克配对的文,你将怎样写开头的文章尺度?
终于有同俱乐部的了!
打死都不写!
19. 如果2要对1说一句话,你认为是什麽?
如果哈维要对梅西说一句话,你认为是什麽?
“等我回来。”
20. 你上次看11的同人是在什麽时候?
你上次看佩德罗的同人是在什麽时候?
今天早上……………
21. 你认为6最大的不为人知的怪癖是什麽?
你认为阿尔巴最大的不为人知的怪癖是什麽?
上辈子是一只帅气的鼹鼠!
22. 你认为4会跟12发生H吗?清醒的状态下还是宿醉的状态下?
你认为阿圭罗会跟苏亚雷斯发生H吗?清醒的状态下还是宿醉的状态下?
只有宿醉的状态下才有可能吧……【冷漠脸。
23. 如果4/8是一对,谁是在上面的?
如果阿圭罗/伊涅斯塔是一对,谁是在上面的?
小白叭…我觉得他俩可以互攻玩玩
24. 「1跟9本来一直很开心的在一起,直到9跟7跑了。1非常伤心,后来跟8有了 一夜情,又跟12有了一段简短并且不开心的关係,后来他听从了6的建议,终于找 到真爱也就是5。」——如果这是一篇同人,你会给它什麽题目?写出3个会读这篇文的朋友,再说出一个会写这篇文的人。
「梅西跟拉维奇本来一直很开心的在一起,直到拉维奇跟皮克跑了。梅西非常伤心,后来跟伊涅斯塔有了 一夜情,又跟苏亚雷斯有了一段简短并且不开心的关係,后来他听从了阿尔巴的建议,终于找到真爱也就是迪马利亚。」
所以这是大根x巴萨的节奏?还是巴黎x巴萨?
会有人看?应该会吧…
会有人写?怎么可能嘛…
25. 如果11/8是原着本来的配对,你会如何?
如果佩德罗/伊涅斯塔是原着本来的配对,你会如何?
弃文…再见👋🏻

写手双人问卷

@waiting_for哈维loveleo的云夏
1.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时而文艺时而逗比,总是对自己的文不满意到极致。每一次搁笔不写都是谎言。
2.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吧~
[你要等]简直虐向!一开头就把我虐个了措手不及出乎意料防不胜防目瞪口呆一脸茫然!
[温馨三十题]这是砸俩一起填的坑!【噢…其实我已经忘记他很久很久了…等哪天有灵感了再写叭
[文风]虐宠自如啊啊啊啊!像我这种根本虐不下手的人敲羡慕qvq!就是还有些小细节我觉得不够好。
3.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理解的一段文是?
[他起身去厨房,用厨房里仅有的一点食材给莱奥做了醒酒汤,给他准备了一点清淡的食物,把它们端到餐桌上。他在做菜的时候故意改变了平时做菜的用调料量。他知道莱奥对他做的菜的味道熟悉极了。既然决定了离开,那就不能这么反反复复给了他希望又让他失望。
哈维轻轻地走到床边,在那人唇边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沉浸在睡梦中的人对这突如其来的气息并不陌生,当然也不抵触。只不过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叭,cp更多的是陪伴 但是从来也不缺乏相爱相杀的戏码【划掉】其实是分离与煎熬啦【挤笑眼】有时候,两个人得分开才能意识到,他们有多需要重新在一起。
4.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干什么吧。
……
算了,还是发短信吧。
你最近好吗?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能踢球好无聊。啊好像又胖了那么一点也没人管我。
一个字一个字删掉。
你最近好吗?
准备按下发送键的时候,
又回过头删掉了所有的字。
锁了手机屏幕
把被子捂在头上,
算了,不想了。]
5.自己修改最多的文
[普伊伸手揽过梅西的肩,半推着一脸不情愿的梅西走了进去。院长的高跟鞋“哒哒”地敲在地板上,梅西感觉就像有把小锤子,一下一下地砸着他脆弱的防线。
梅西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他第一次进来,但他希望这是他最后一次站在这里。他想着逃离,他已经厌倦了这里的一切。
意外地,梅西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哈维,他来这里做什么?
“里奥,过来。”哈维拍了拍身旁的座位,示意梅西坐在他身边。
梅西回头看了眼普伊,又看了眼哈维以及站在哈维对面的院长,摇摇头,还是躲在普伊身后不肯出来。
院长故意夸张地说:“梅西你这么怕我是因为我会吃小孩子吗?”
哈维皱了皱眉头,“里奥,快过来和院长道歉。”
梅西识趣地走到院长面前,即使他很不愿意和哈维对视,也能感受到哈维的目光在追随着他。梅西抬起头,仰视着院长,尽管院长已经俯下身子,但仍年幼的梅西的身高还不足以支撑他与院长平视。
梅西轻咬了下下嘴唇,刚想要为自己多日的“失联”道歉,院长就笑眯眯地率先开口了:“里奥,告诉我,你喜欢哈维先生吗?”
梅西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哈维,哈维仿佛知道他心里所想似的,“梅西,不要转过来看我,回答院长问题。”
“怎么可能不喜欢呀,里奥最最最喜欢的人就是哈维了。”他轻笑着开口,眉间似乎都染上了一抹如阳光般温柔的笑意。
院长似乎很满意他的答案,“那里奥你愿意以后和哈维一起生活吗?是一起生活很多很多年喔,不只是一两天。”
在孩子的认知世界里,很多很多年以后就是长大了的时候。当时谁也不曾料到,他们真的一起生活了很多很多年,直到他们苍颜白发,手牵手一起数剩下日子,只因梦中有心上人,便再也不怕离别。
梅西能感受到身后的哈维站起身了,气氛也因他的沉默而变得有些尴尬。梅西歪过头,看着哈维,“可以吗?里奥可以和你生活一辈子吗——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只要你愿意。”
里奥盼望许久的事,他所心心念念而不得的事,终于在今天实现了。
“里奥,你听着。如果你愿意让哈维先生抚养你的话,你过来签个字,再按个手指印,这样的话就算他想要反悔——也办不到了。” 院长快速地说,拉着梅西的手,走到办公桌前——那上面放着一份意愿书。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梅西急切地说,抓起放在桌子上的笔,拔开笔帽。哈维抓住了他的手,“等一等……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Contigo,pan y cebolla."【大意是:只要和你在一起,面包和洋葱就足够了。板鸭里的面包和洋葱相当于我们的粗茶淡饭的意思~】
哈维松开了他的手,看他在自己的名字下方一笔一划地签上名字,并郑重地盖上手印。哈维马上抱住了他,梅西在他怀里开心地笑了。
“哈维,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家。”]
这一段…总觉得把握不好场景,改了三四次叭…现在还不算很满意,等以后写完了再倒回来改叭。
6.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赛后回到更衣室,冲了澡,换了衣服。
打开手机,看到很多条来自以前队友的短信,无非就是说赢了球。
可唯独没有来自他家小国王的…哎,还在赌气啊…
本来打算忽略这些短信的,毕竟这一次国家德比胜利的喜悦,他只是作为一个球迷来感受的。
可是转念一想,应该和大家一同分享这喜悦。
他点开一条条短信。
看到伊涅斯塔发来的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何尝不想念远在千里之外的那个人。
真是的,还是那么不会照顾自己。
他喝醉了半夜会醒来找水喝,可是不知道有没有晾好的温水。
他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抓起手机车钥匙就开去了机场。
没错,他要回去。
从多哈到巴塞罗那坐飞机几个小时就能到了,他恨不得再快一点。]
其实明明彼此思念,想要亲自确认他过得很好不需要自己咸吃萝卜淡操心。可这终归于爱的太深,爱得失去理智了。
[他心里想了很多。比如,自己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不留下来陪他,去多哈是正确的吗,遵从自己的内心了吗。莱奥呢,他这么久都不联系自己是真的太失望太生气了吗?他现在的位置越来越后撤了,他要转型中场了吗。那句“哈维老了,以后我会多跑一些,帮助他尽量延长他的职业生涯。 ”最终没有实现不是吗。他不想拖累他,可是这么看起来离开对他伤害更大。如果选择了在诺坎普挂靴呢,像卡尔斯那样吗,哦不行。那现在他们俩算是什么?谁也没有提分开,彼此心里都有对方,可这算什么?]
不提及分手,也无法抗拒离别;不抗拒老去,也无力改变事实。想一想就心酸:(
7.给对方出个题吧,什么都可以哟~

8.现在按照上面对方出的题写一小段文吧!
“哈维我想偷个东西诶?”
哈维低头帮他整理他永远无法戴正的领结,“想偷什么?”
梅西亲了亲他的刘海,“我想偷新郎:)”唔,发胶的味道真难闻,抬手又把领结弄歪。
9.试着写一段对方虽然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的文吧~
[皮法]
“Cece……”
“Geri我在。”
“伦敦还在下雨吗……你,还好吗?”
“祝贺你,三冠王。”
“我知道你再也回不来了,可是我发了疯似的想要你回来……”
“既然彼此都明白…那就把话放在心里吧Geri…”
“只有在巴塞罗那,才有你真正憧憬的阳光啊…”
“我已经习惯了伦敦了…伦敦也没什么不好。”
“……”
“我很好,真的。”
“好。”
“你也要好好的。”
“好。”
“挂了吧?”
“好…”
分开后的苦涩、烦恼与铺天盖地的思念,烦躁而冲动地拨出烂熟于心的号码,却又说不出一句思念,只能回答“好”。
“可是我想你啊。你回来好不好?”
10.写一段对方本命cp的小黄文
“啪”
“啪”
“啪”
“今晚就到这里吧,明天继续。”
“什么??明天??你有完没完?”
“那就现在继续。”
11.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一小段对方的本命cp?
“哈维?”
路人回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对不起认错人了。”
匆匆跑开。
这是自己第几次认错人了?
哈维他怎么可能在巴塞罗那嘛。
他现在应该在中东的。
Leo你冷静一点。
12.喜欢写HE还是BE?为什么?
当然是HE啦!【其实是因为我不会写虐==
但是看文的话一般喜欢那种过程各种虐最后王子和王子性福地【划掉】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的文
13.最想看对方写什么cp的文呢?
==哈梅妥妥的 毕竟都没粮吃了!【委屈脸
ps:对了 为什么要我写现实向!现实向太虐了啊qvq
14.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之前有和一个朋友想过开个双西文【范佩西x梅西】笑,脑洞比较大没办法。
至于云夏嘛,从之前的[温馨三十题]到现在的[蘑菇味的珍宝珠]๛ก(ー̀ωー́ก)
15.没题目啦!那么对你的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累死宝宝了!不说了!睡觉去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Contigo,pan y cebolla.[part15]

哈维把还冒着热气的粥放到床上的小餐桌上时,梅西正打着哈欠从浴室出来。
“洗漱好了?”梅西点点头。哈维把枕头竖着,梅西便舒服地躺了上去。
哈维吹着勺中的粥,又放到唇边试了试温度,确定温度恰好时才伸到梅西嘴边。
“你今天好像没去晨跑诶?”梅西歪着头问他。
“是啊。”哈维拿纸巾擦去了梅西唇边的残渣,“吃了粥后乖乖吃药,然后再好好睡一觉。”
“你和我一起睡么?”梅西疲倦地闭了闭眼睛。
“当然了”哈维又舀了一勺粥伸至他嘴边,此时粥还剩下一半。
“不要了”梅西把头往后仰,哈维不依不挠地把勺子重新伸过去,“再喝一口。”
梅西闭着眼,微张着嘴,任由哈维把勺中的粥如数倒进他嘴里。
哈维也没顾忌,把碗里梅西吃剩的粥喝下,毕竟他也还没吃早饭。
“我要吃糖!”梅西皱着眉看着哈维手上的药片。
“你都发烧了!”哈维示意他张嘴。
“我要吃昨天买的抹茶味的!”梅西抿着嘴,坚决不吃药。
“宝贝,乖乖的。吃了药再吃,但我只会给你舔一口。”哈维实在没辙了,只得答应他。
梅西爽快地吞下药后眼巴巴地看着哈维——手里的糖。
哈维放进他嘴里,梅西飞快地闭上嘴含住。哈维伸出手,手上有张纸巾,示意他吐出来。
梅西迅速地把被子盖过头,嘚瑟地说,“就不给你!”
哈维听出了他的嘚瑟,上前扒开他的被子。梅西被困在哈维的双臂间,哈维整个人半趴在梅西身上,“听话,宝贝儿!”
梅西哪肯依,只是咯咯地笑着去抓哈维额前的碎发。
“是你逼我的。”哈维闷闷地说了一句,梅西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哈维就俯身亲上了他的唇瓣,撬开他紧锁的牙关,用舌头把他口中的糖勾了出来,糖上还粘有一小部分黏液。哈维嘎嘣一声咬碎了口中的糖。梅西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抢他糖吃——啊呸!偷亲他的人理所当然、意犹未尽、心安理得、泰然自若地趴在床上,他便气不打一处来,恼羞成怒、不由分说抓起枕头冲他身上砸——“臭流氓!”
梅西的力道软绵绵的,哈维笑着把枕头放回原处,搂住炸毛了的小男孩,“医生说了,你生病了,需要好好休息。”
其实哈维不怎么爱吃糖,但为了梅西,他总会在家里囤一些梅西爱吃的小糖果,小零食。哈维囤的都藏在家里, 若要放在客厅里梅西会吃得很快。在梅西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哈维都会拿一些糖果放在客厅,梅西看到后都会开心地、迅速地——剥开糖纸,糖果里面会混有一两颗咸柠檬糖,那是哈维喜欢的。梅西总抱怨咸柠檬糖又咸又酸不好吃,所以每次他都会很“大方”地把咸柠檬糖分享给哈维。其实是因为哈维不想让梅西看出糖果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所以混杂了一些梅西不怎么爱吃的,但自己又勉强能接受的糖果。同时又不至于让梅西处在一种只有自己吃糖的尴尬境地。
梅西由药效便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哈维搂着他假寐了一会儿,就坐起来,把电脑放在被子上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务。哈维本想在书桌前守着,但梅西睡觉不安分,常踢被子,哈维只好坐在床上把腿放进被窝里压着被子的一端。
大约到了中午,公务也处理得七七八八了,哈维感觉到被窝里的人儿醒了,紧接着他的衣角被梅西拽住了,哈维低下头去看他。“渴!”梅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哈维倒了杯温水,插了根吸管在上面,捧到梅西面前,梅西也没接过,就着这个姿势,咬着吸管喝水,一杯水很快就见底了。
“不要了”梅西吐出吸管,靠在哈维身上。“好些了么?还难受么?”哈维把脸贴在梅西额头上试了试体温。梅西点点头,又摇摇头。
哈维找出医生留下的体温计让梅西咬着,“37℃,退烧了”
“饿了么?”哈维把他从床上抱起来,从衣帽架上拿了件自己的大衣把梅西裹的严严实实的。梅西好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似的,“咯咯”地笑着。
“什么事这么开心呀?”哈维拉起梅西的手,走到花园里去。“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半夜三更跑到你床上去嘛?”还没等哈维回答,梅西就急不可耐地率先开口,“我那里太冷了,我才不要和你分房睡呢!”
其实早上哈维去收拾梅西房间时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但他只是笑着揉了两下梅西的小呆毛,让梅西在花园里荡秋千玩儿,过一会儿再回来吃饭。
——Fin——
此篇有伏笔233

Contigo,pan y cebolla.[part14]

part14
一周后,在哈维的强烈坚持下,梅西不得不开始与哈维分房睡的日子——然而,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实际上,这只有一个晚上,哦不,准确来说,半个晚上。
待确认梅西睡熟以后,哈维小心地抽出自己的手臂,把梅西的被子重新盖好,便蹑手蹑脚走回了自己房间。睡觉之前,梅西硬是要哈维陪他一起睡,哈维只好等他睡着后再离开。
梅西是被冷醒的。尽管屋里开了暖气,但冷风撞开了窗,寒冷迅速侵占了整个屋子。被子大概是被他踢下了床,他现在冷得发抖。“我要去和哈维睡,他那里暖和多了呀。”梅西心想着,便马上爬下床,光着脚丫子,跑到哈维门前,走廊上冰冷的瓷砖硌得他难以忍受。他不假思索的拧开门把手,钻进暖气十足的房间里,他掀开被子,不由分说地贴上了热源。
哈维睡得很熟,侧了侧身子,手下意识地攀上梅西的腰,抱住了他。梅西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双眼,重新回到那个充满棒棒糖和烤肉的童话梦境。
清晨,哈维凭借强大的生物钟,又在闹钟响之前醒了过来。他诧异地发现怀里居然多了一个“小呆毛”,而且被窝里热得像蒸笼似的。“小呆毛”腮边还残留着几滴眼泪,不时发出难受的哼咛。哈维把手探伤梅西的额头去试体温,又把脸贴上梅西的额头,不寻常的体温让哈维意识到梅西发烧了。
晨跑的闹钟才响了一声,就被关掉了。哈维边下楼便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
当哈维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梅西仍在睡着。哈维钻进被窝搂住他,亲吻他的眉眼,尝试用最温柔的方式唤醒他。梅西醒了,但他觉得很疲倦,仍闭着眼,但他能感受到有人在亲吻他的脸颊。
“哈维?”梅西迷迷糊糊地说。
“宝贝,你好像发烧了,现在很难受吗?”哈维手背抚上梅西的脸颊,试图给他降降温。
“嗯……有一点”梅西难受地眨了眨眼睛,语气里带有浓厚的鼻音。
哈维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热毛巾给梅西擦脸,“我先帮你‘洗’个脸,医生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哈维的动作很轻柔,手指抚平了梅西因难受而稍稍蹙起的眉头。
“饿么?要不先喝点粥我再叫医生上来?”哈维询问道。
“饿……”梅西咬了下下嘴唇,“嗯……还是先叫医生上来吧,我不好意思要他等我这么久。”
“宝贝儿真棒”【这处脑补哈维骄傲脸】
医生问了梅西几个问题,便从医药箱里翻出一支体温计让梅西咬着。
“37.8℃,低烧”医生下了结论,“应该是受凉引起的发烧感冒,吃片退烧药就能好了。”
哈维松了口气。
“这几天要忌口生冷辛辣的食物,尽量安排些清淡的食物。”医生转过身对哈维吩咐道,“多喝水,多休息,要是今天下午仍不能退烧请先生务必联系我。”
“谢谢您。”哈维弯下腰拿起医药箱,走在前面为医生拉开门请他先走。
“先生,不必再送了”医生站在大门外,哈维把手中的医药箱递给他。
“先生……”医生欲言又止,“请您少些熬夜了,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别让您父母担心才是。”
“劳烦您费心了,我会抽时间带梅西一起,回去一趟。”
医生注意到他提起梅西时上扬的嘴角,微微一笑。

Contigo,pan y cebolla.[part13]

早上离开这座房子的里奥做梦也想不到他会马上回到这里,并且将在这儿久居。
里奥一脱下鞋子就扑向沙发,欢快地在上面翻滚了两下,抬起头,开心地对还在收拾鞋子的哈维说:“哈维,你知道吗,我根本无法相信我现在能在这上面打滚!”他故意拉长了声音,“——就在这张你把我抛开的沙发上!”
“你小心点儿,可别掉下来了。”哈维把里奥的拖鞋扔到沙发旁的地板上,“你怎么又不穿拖鞋?”
“喂,别拿碰过鞋子的手揉我头发,脏死了!”梅西拍下哈维的手。
“我也没想到你会嫌弃我”他无奈地耸了耸肩,故意夸张地说,“唉,小里奥不要我了,我好可怜。”
梅西被哈维无情地从沙发上拖起,被强逼着洗了手,冲掉手上的洗手液后梅西挣扎着要离开,哈维抓着他的手腕,帮他把手擦干才肯放他去玩。
哈维到厨房里洗净了草莓,放到饭桌上,抽了两张纸巾擦手,便喊梅西来吃草莓。
“来啰!”梅西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开始往嘴里塞草莓。
梅西发觉哈维并没有坐下来和他一起吃,反而是手搭在椅背上,站的稍稍有些驼背,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笑,只是看着他,梅西感到紧张,硬着头皮询问道:“对不起,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哈维摇摇头,在他对面坐下,“我没有生气,我刚刚只是在想事情。”梅西仍旧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哈维不高兴了。哈维在果篮里拿了个草莓递给他,梅西拘束地说了句谢谢。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在自己家里用不着这么拘束,宝贝儿,这是在过日子,不是在打仗,再说了,我又不是一个严格的人。”哈维递了张纸巾让他擦掉嘴边的草莓汁。
“可是…可是…我身上有好多缺点呀,你不会喜欢我的…”梅西沮丧地摇了摇头。
“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哈维伸出小指头,“我们拉钩好不好?”
梅西想了一下,钩上了哈维的小指头,“你说话要算的喔!”
“当然,那里奥也答应哈维两件事好不好?”哈维十指相扣,手臂撑着桌子。
“说吧”梅西爽快地答应着
“第一,从今晚开始,你要自己睡。”
“不嘛,我要和你睡!”梅西撅起嘴撒娇。
“第二,可以生气,但不许耍小脾气。”哈维没有理会梅西的抗议,坚决地提出了第二点要求。
“我什么时候耍过小脾气了!”梅西委屈地叫了一句,不依不挠地盯着他。
“万一呢?这样吧,今天是周一,等到下个星期一,你就和我分房睡。”哈维依旧坚持着。
“不嘛!”梅西嘴撅得更高了,不满地瞪哈维。
“你答应的,不耍脾气。”
“我哪有答应你呀!”梅西叫了起来,“你这是不平等条约!”
“你瞧,你现在就在耍脾气。”
梅西闭上了嘴。把手上咬了个缺口的草莓递到哈维嘴边,哈维没有伸手去接,只是低头咬了一口。
“甜吧?”梅西幸灾乐祸的笑了。“酸死了!”但哈维仍是就着那个姿势,别扭的吃完整个酸的掉牙的草莓。
“挺甜的。”
梅西低下了头,羞红了脸。

Contigo,pan y cebolla.[part11][part12]

[part11]
“早餐在桌子上,冷了就自己热一热。我有事先出去了,待会会有个顶着泡面头的叔叔送你回去。乖,要听话。——哈维”清晨迎接莱奥起床气的便是这么一张黄色便利贴——贴在床头柜上,旁边随意放着一只没有盖上笔帽的黑色水笔。
梅西郁闷地在床上裹着被子翻滚了几回,气愤地抓起笔,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下一句幼稚的很的话——“哈维你个大坏蛋!”然后把笔狠狠地砸在桌上,笔在桌上颤抖着乱舞几个回合,坚持不住,“叭”,寿终正寝。
呈金黄色的糖心荷包蛋,在莱奥的叉子下被凌虐得支离破碎,叉子沾上了粘稠的蛋液,他愤愤不平地想着:“哼,糖心蛋什么的就和哈维一样讨厌!”
门铃响了,梅西停下手中的动作,沉默地听完悠扬的门铃声完整地在空气中回荡了一遍,才慢吞吞地爬下椅子,拿起手边温度恰到好处的牛奶,小口地啜着。在门外的人等到不耐烦 准备再次摁响门铃之前,面无表情地开了门。
抬起眼皮确认来人为“顶着泡面头的叔叔”后,侧了侧身子让他进来。
“哎,我说小鬼你呀,折腾糖心蛋就算了,毕竟那玩意儿忒难吃,也只有哈维那种怪胎才会喜欢。但是!”普伊拉长了声音,把喝完牛奶就打算离开餐桌的梅西按回椅子上,苦口婆心地教导:“蘑菇浓汤还是得喝的,也不能光喝牛奶啊!”
梅西不高兴地撇了撇嘴,拿起勺子搅拌那碗浓稠的蘑菇浓汤。普伊一脸嫌弃地倒掉那碟可怜的糖心蛋,并吐槽哈维:“哈维是怎么照顾小孩的,简直给老子丢脸!”
梅西一听,乐了,“对,丢脸!”
“真丢脸!”普伊应和着。
梅西咕噜咕噜地喝完蘑菇浓汤,响亮地打了个饱嗝,却仍不忘添上一句:“丢脸!”
[part12]
儿童之家 院长室外 走廊
普伊伸手想敲门,“不,等一下。”意外的,梅西出声阻止。“怎么了?”普伊身子稍向外斜,低头注视着梅西的眼睛。梅西知道,说话时对方主动与你对视表示他尊重你。他好像突然没了意见,垂下头,松开了自从下车后就被他紧紧抓在手心的普伊的衣角,“不,没什么。”
普伊看着他新买的衬衫,有些肉疼,想捋平,又缩回了手。想着留着案发现场乘机敲诈哈维一笔。
门从里面开了,“想必您就是普伊先生吧,快请进!”院长笑得满脸褶子。梅西伸手,准确地抓住了普伊的衣角。普伊心里狂嗷一声,却不得不保持礼节性的微笑,想着“哈维你要是不赔我两件劳资就揍一顿!”。
普伊伸手揽过梅西的肩,半推着一脸不情愿的梅西走了进去。院长的高跟鞋“哒哒”地敲在地板上,梅西感觉就像有把小锤子,一下一下地砸着他脆弱的防线。
梅西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他第一次进来,但他希望这是他最后一次站在这里。他想着逃离,他已经厌倦了这里的一切。
意外地,梅西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哈维,他来这里做什么?
“里奥,过来。”哈维拍了拍身旁的座位,示意梅西坐在他身边。
梅西回头看了眼普伊,又看了眼哈维以及站在哈维对面的院长,摇摇头,还是躲在普伊身后不肯出来。
院长故意夸张地说:“梅西你这么怕我是因为我会吃小孩子吗?”
哈维皱了皱眉头,“里奥,快过来和院长道歉。”
梅西识趣地走到院长面前,即使他很不愿意和哈维对视,也能感受到哈维的目光在追随着他。梅西抬起头,仰视着院长,尽管院长已经俯下身子,但仍年幼的梅西的身高还不足以支撑他与院长平视。
梅西轻咬了下下嘴唇,刚想要为自己多日的“失联”道歉,院长就笑眯眯地率先开口了:“里奥,告诉我,你喜欢哈维先生吗?”
梅西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哈维,哈维仿佛知道他心里所想似的,“梅西,不要转过来看我,回答院长问题。”
“怎么可能不喜欢呀,里奥最最最喜欢的人就是哈维了。”他轻笑着开口,眉间似乎都染上了一抹如阳光般温柔的笑意。
院长似乎很满意他的答案,“那里奥你愿意以后和哈维一起生活吗?是一起生活很多很多年喔,不只是一两天。”
在孩子的认知世界里,很多很多年以后就是长大了的时候。当时谁也不曾料到,他们真的一起生活了很多很多年,直到他们苍颜白发,手牵手一起数剩下日子,只因梦中有心上人,便再也不怕离别。
梅西能感受到身后的哈维站起身了,气氛也因他的沉默而变得有些尴尬。梅西歪过头,看着哈维,“可以吗?里奥可以和你生活一辈子吗——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只要你愿意。”
里奥盼望许久的事,他所心心念念而不得的事,终于在今天实现了。
“里奥,你听着。如果你愿意让哈维先生抚养你的话,你过来签个字,再按个手指印,这样的话就算他想要反悔——也办不到了。” 院长快速地说,拉着梅西的手,走到办公桌前——那上面放着一份意愿书。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梅西急切地说,抓起放在桌子上的笔,拔开笔帽。哈维抓住了他的手,“等一等……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Contigo,pan y cebolla."【大意是:只要和你在一起,面包和洋葱就足够了。板鸭里的面包和洋葱相当于我们的粗茶淡饭的意思~】
哈维松开了他的手,看他在自己的名字下方一笔一划地签上名字,并郑重地盖上手印。哈维马上抱住了他,梅西在他怀里开心地笑了。
“哈维,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家。”
—————\\\23333333///——————
其实梅西的心里一直都是希望能和哈维一起生活的,但是却又不知道哈维是怎么想的,所以前面会有些患得患失。哈维之所以提前来了儿童之家是为了在梅西来之前把繁琐的手续都办好,只等梅西点头同意了。哈维前一天晚上出去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儿,他当时没和梅西讲是因为当时事情还没确定下来不愿意在给他希望之后再次打击他。

Contigo,pan y cebolla.[part9][part10]

[part9]
哈维走到餐桌前,后头确认了梅西跟过来了,尽管他走的比晚上耍脾气的时候还要慢。哈维耐心的等着梅西,并没有出声催促,而是给彼此各倒了两杯温水。透明的玻璃杯马上蒙上了一层水雾,升起了丝丝烟雾。
梅西被哈维要求坐在他的对面。梅西坐在椅子上,不安的扭动着身子,慌张地迫使自己应对这令他感到无能为力的场面。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梅西故作轻松,但再好的演技也罢,他颤抖的声音终究还是出卖了他。
"你知道你需要说什么。"哈维直视他的眼睛,梅西低下头故意避开。
"父母离异,但谁想带着个累赘去开始新的生活呢?所以我被送到儿童之家。"梅西看似无所谓般耸耸肩,"而实际上是日复日地等待一户愿意收养我的人家。"梅西平淡的陈述着,冷静得像一个理智的旁观者。
哈维喝了一口水,喝得极慢。梅西则像等待着宣判的犯人,忐忑着却又心怀侥幸地期盼着,期盼着眼前这个男人,能给予他温暖。
"然后呢?你怎么会一个人在山上?"他终于开口了。
"儿童之家那天组织去上山写生,我走丢了。"梅西嘟囔着,把水捧在手心里,贴着杯壁取暖。他觉得有点失望和生气,可是他也想不通自己有什么理由生哈维的气。
"好的,我知道了,我明天会送你回去。"他的语气果断而干脆,不容拒绝。
"哐当"梅西手中的玻璃杯应声落地,脸被吓得煞白,忐忑地望着哈维,因为地上铺着纯白的羊毛地毯,玻璃杯虽未被打碎,但杯中的水却把毯子浸湿了一小块。
梅西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哈维,连道歉都忘记了。咬着下嘴唇,委屈的像要哭出来似的。
哈维"扑哧"笑了,"你紧张不安的样子真是可爱炸了,让我想亲你。"

*这一章可能会有人说我ooc得过分【如果我没用错词的话】但这毕竟是架空,梅西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虽然经历了家庭的变故,但他始终是不成熟的。他也渴望有人能给他一个家,能有一个人给他依靠。如果有,他会变得很黏人,如果没有,他会故作坚强。
[part10]
哈维把梅西安顿下,眼角仍挂着泪花的梅西总算是睡着了。哈维轻轻地一根根扳开梅西抓着他手臂的手指,揉了揉那头栗色短发,打开了床边的小灯,披上一件大衣,抓起电话走到阳台上。但细心的他不忘把阳台门关紧,以防呼啸的冷风灌入卧房。
"喂,普伊,是我。"哈维停顿了一下,把手机拿开耳边十五厘米。尽管如此,他还是清楚的听到了普伊的破口大骂。
"哈维你个没性/生/活的人你知道这都几点了吗!你不睡劳资也要睡啊!"
"明早十点半,准时出现在我家门口。"
"丑拒!!!!!!!"
哈维又拨出几通电话,言简意赅地交代清楚。哈出一口白气,望着楼下昏黄的灯光,像是渴睡人的眼。不觉已有了些困意,转身推开阳台玻璃门,屋内的暖气扑面而来。脱下沾满寒气的大衣,挂上衣帽架,却发现本应该在床上好好躺着睡觉的人,却是坐在床上,被子一半裹在身上,另一半滑落在地。
哈维隔着被子从后面抱住梅西。尽管如此,哈维身上的寒气仍让梅西打了个冷颤。梅西捞起地上的被子,盖在哈维身上,"哈维,你不冷吗?"
"好冷。"于是哈维把梅西抱得更紧了。
两人都没再说话,许久的沉默连时钟都滴答出了声响。
梅西低下头,手指婆娑着被单上的花纹。"哈维,其实你出去的时候我就醒了,我一直在等你。我们说好要一起睡的,以后都没机会了,你今天得遵守约定。"语气中透出认真与倔强,说到最后,仰起头对上哈维那双琥珀色的眼眸。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嗯?"哈维把头靠上梅西的肩窝,凑上前,嗅着少年的体香(我好污啊2333333)"嗯,这次买的沐浴露的味道确实要比之前的要好闻。"
"对吧对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梅西故意学着哈维的腔调,老气横秋地开口。
哈维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眼睛半眯,梅西愣了愣,一个劲地往后缩(这孩子吓懵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维搂住他的腰身,强行把他往怀里带,"别怕。"(联想词居然是"宝贝"23333)梅西不动了,瞪圆了双眼看着他。哈维低下头,准确无误地找到那两片唇瓣,一个轻柔的吻落下,给卧室平添了一份旎旎。
梅西羞红了耳根,脸颊上挂着两朵可爱的红晕。低下头,咬住下嘴唇,又伸出小舌头,似是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落在哈维眼里,这恰是无声的邀请。(叭,关灯)
这一章不该有肉的,摊手。